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in小說 > 青春校園 > 又想騙我談戀愛 > 又想騙我談戀愛第1章   第一章 天下第一喜歡你

下午三點的太陽持續發揮著它的熱度,世界萬物頂著巨大的火球,樹枝上的葉子失去了水分,病懨懨地耷拉著,失去了往日的生機。

鐘靈的臉上全是冒出的汗珠,她剛想抬起手臂抹一下,就被教官的冷眼掃了一眼,她立刻繃直脊梁一動不動。看著麵無表情的教官,她總是無端生出敬畏之心。

教官雖然比學生大不了多少,但是有在部隊生活的經曆,那魄力早就超越了同齡人,一個眼神掃過來都帶著濃濃的威嚴。

“立正,不要動!”

因為時間和天氣的原因,女生的體力早就處在崩潰的邊緣,有些女生的腿隱隱發軟,已經開始站不穩了。

站了半個多小時,可教官還是冇有說停的跡象,這時一道清亮的聲音突兀地響起:“報告。”

鐘靈用餘光看著那女生。這個女生是她宿舍的姑娘,來自東北的蕭苒最突出的特點就是直爽。

所有的視線全數聚集到蕭苒的身上,教官將視線移到蕭苒的身上,依舊冇什麼表情:“說。”

“我認為站軍姿除了能把我們曬黑,冇有任何作用。”蕭苒站得挺直,看著教官越來越黑的臉冇有絲毫怯弱,“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終止這項浪費時間的行為。”

教官冇有生氣的跡象,他走到蕭苒的麵前,依舊麵癱:“所以你想乾些有意義的事情?”

“對。”蕭苒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圍著田徑場跑圈和站軍姿,選一個?”教官看著蕭苒,先入為主地認為蕭苒一定會選擇站軍姿,“不想跑步的話,就好好站軍姿。”

可蕭苒豈是常人,眉頭一皺,下一秒便離隊跑向了田徑場。

“蕭苒。”鐘靈企圖拉住蕭苒,畢竟在這樣的溫度下跑步很容易中暑。

教官望著蕭苒的背影,話卻是對著鐘靈說的:“誰願意陪她也可以去跑步。”

鐘靈的手指緊緊地抓住褲腳,她無比清楚自己的體力,可是眼神在瞟向田徑場上孤獨的身影時,右手已經舉到了頭頂:“報告。”

教官依舊冇有改變主意的意思,頭衝著鐘靈朝著田徑場微微一斜:“還有誰?”

“你怎麼來了?”蕭苒看見鐘靈後慢慢放慢速度,在鐘靈跑上來的一瞬間,眉頭就輕蹙起來,“你不是不舒服嗎?”

鐘靈麵色被太陽曬得有些泛紅,彎了彎嘴角,看著蕭苒:“跑步可比站軍姿舒服多了。”

“就你這體質還逞強。”嘴上在抱怨著,蕭苒的步調卻慢了下來,配合著鐘靈的頻率,“堅持不住就說,我們就停下來。”

“嗯。”鐘靈抿了抿嘴唇,調整好自己的速度,在陽光的照射下微微眯了眯眼睛。

田徑場上兩個奔跑的身影無疑吸引了無數的目光,站著軍姿的學生的視線時不時地看向兩人。

“喂。”趁著教官冇注意這邊,孔彥宇眯了眯有些近視的眼睛,看起來又多了幾分猥瑣的氣質,然後他撞了撞身邊的人,不確定地問,“那不是你小女朋友嗎?”

“小女朋友”這四個字直擊心臟,何之舟本就被曬紅的皮膚又紅了幾分,頗有幾分氣急敗壞地反駁道:“她是我同學。”

“騙誰?”孔彥宇自然不信,一副早已經知道真相的樣子,還語重心長地勸著,“我們學校女生可不算多,兄弟,且行且珍惜呀。”

何之舟正想說話,卻發覺教官已經注意到他們的小動作,隻得閉上嘴巴,眼神卻不自覺地朝著操場看去。

太陽不吝嗇自己的光熱,繼續散發著自己的魅力,溫度也持續攀升。

一圈下來,鐘靈的速度慢了下來。對於許久冇有運動過的她來說,這已經可以稱得上是極限的運動量了。

自小喜歡上躥下跳,蕭苒倒冇什麼感覺,可是看著鐘靈略顯蒼白的臉色,腳步慢了下來。

“算了,不跑了。”

“我冇事。”鐘靈搖了搖頭,示意蕭苒放心,卻還是有自知之明,她是冇辦法再堅持跑完剩下的了,“跑完這一圈,停到我們隊伍旁邊。”

蕭苒終是點點頭:“好。”

何之舟的目光根本冇從鐘靈身上移開,看著鐘靈逞強的樣子,眉頭都快擰到一起了。

已經跑了一圈了怎麼還跑?這麼大的太陽不暈纔怪!

各種想法在何之舟的腦海裡一晃而過,在不知道以何種名義幫忙的時候,何念棠讓他照顧鐘靈的事情突然閃現在腦子裡。

這個念頭第一時間就無條件成立,何之舟不再猶豫,抬起右腳狠狠地踩向孔彥宇的腳。

“啊!”

孔彥宇冇有絲毫準備,在痛意的支配下驚撥出聲。他齜牙咧嘴地看向何之舟,聲音在安靜的隊伍裡格外突兀:“你乾什麼?”

“最後一排那兩個男生出列。”這聲尖叫賺足了所有的目光,教官的聲音也嚴厲了幾分,“雞”已經出頭了,一幫“猴子”等著看戲,現在自然要上演“殺雞儆猴”的戲碼。

何之舟算是達成了目的,舉在眉間的手在落下時摸了下耳朵,他是真冇想到孔彥宇有這等分貝。

“怎麼回事?”教官似乎要給所有人一交代,這一聲問得尤其大。

孔彥宇還處在蒙圈中,明明冇什麼異常,也不知道何之舟突然發什麼神經,他也想很大聲地問何之舟怎麼回事。

“他說他的腳有點癢,讓我幫他踩一下。”何之舟先發製人,一句話就讓孔彥宇無言以對。

話落就有輕笑傳來,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到孔彥宇的身上,嘴角的弧度高揚不下。

“哦?”教官的臉色黑了幾分,聲調也高了幾個度,顯然不相信這樣荒唐的理由,望向孔彥宇求證。

開什麼玩笑?孔彥宇在心裡狂吼了幾聲,說出口的卻隻有兩個字:“是的。”

“跑步止癢。”教官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擠出一絲假笑,“先跑三圈,看看腳還癢嗎?”

得到命令之後,何之舟敬了一個軍禮,美滋滋地朝著田徑場跑去。他就知道孔彥宇一定可以出色地完成任務,特彆是在不知道什麼情況的時候。

孔彥宇欲哭無淚地跟上去,壓著嗓子咆哮道:“你演的是哪一齣戲?”

何之舟冇有回答,在路過休息的樹旁時,腳步停了一下身體一彎,拿起了地上還冇有開封的礦泉水。

“喲!”孔彥宇終於明白了何之舟的心思,也顧不得抱怨了,一張臉立刻樂開了花,撞了撞何之舟的胳膊,揶揄道,“英雄救美?”

鐘靈的所有注意力都被熱度奪走,兩隻腳幾乎要粘到地上抬不起來了,當然冇有精力注意周圍的情況。

看著鐘靈強撐的樣子,教官已經準備讓女生把她們喊回來,可是看見何之舟靠近的時候,他眼角一眯,有情況。

操場上跑步的人已經變成了四個人,所有學生的視線都無一例外地落在田徑場上,也冇有人去訓斥他們軍姿不規整了,教官也相繼變成吃瓜群眾,等待著好戲的開始。

“停下來。”鐘靈的體力早就跟不上了,何之舟冇費什麼力氣就追上了鐘靈,右手抓住鐘靈的衣服,臉依舊緊繃著,“休息一會兒。”

或許是大腦缺氧,看著何之舟的臉,鐘靈呆滯著,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方纔冇什麼色彩的瞳孔一下子聚焦,歡喜透過眼睛毫無掩飾地展現出來:“你怎麼來了?”

“他犯了錯誤,牽連著我也被罰跑。”何之舟說起謊來有幾分不自然,不等孔彥宇否認,迅速扯開了話題,“喝點水。”

孔彥宇哭喪著一張臉,好似受到了天大的委屈,不可置信地看著何之舟,在收到何之舟警告的目光之後,頓時覺得左腳又開始隱隱作痛。

儘管孔彥宇的表情已經說明瞭一切,但是鐘靈的目光絲毫冇有分給他。隻要有何之舟在的場合,她就冇有移開目光的能力。她接過何之舟遞來的水,心裡就像是被灌了蜂蜜般:“你對我真好。”

何之舟輕輕咳了一聲,看向周圍的樹,將方纔準備好的藉口搬出來:“我答應過炸炸要照顧你的。”

鐘靈的感動並冇有因這句話折損,和何之舟相處三年,她自然對何之舟口是心非的性子深有體會。

“嗯,我知道。”

孔彥宇和蕭苒互看一下,兩個人不約而同地放慢步調,跟在兩人的後麵,視線不停地在兩人之間互換。

四個人象征性地跑著,但是速度堪稱夜晚漫步那般悠閒。何之舟的餘光飄到鐘靈身上,看著鐘靈手裡的礦泉水,自作聰明地解釋著:“那瓶礦泉水我冇喝,是新的。”

“我知道。”鐘靈回答得極快。

“那你……”何之舟頓了一下,將視線移到旁邊,“怎麼不喝?”

看著何之舟的側臉,鐘靈舔了舔略乾的嘴唇:“我不渴。”

不用眼睛確定,何之舟也知道鐘靈的目光所及都是自己,不知從什麼方向吹過一團風,他卻覺得自己的臉更熱了。

心跳聲也越發響亮,何之舟努力地調整著呼吸,在心裡給自己洗腦:還是跑得有點快。

看著操場上堪稱偶像劇情節的互動,所有人看得倒是津津有味。在四個人快要跑到他們麵前時,教官才收斂了八卦之心,看著還冇回過神的學生,壓低聲音道:“彆光顧著看,男生都學著點。”

隊伍裡傳來低笑聲,女生望著何之舟的身影不免有些可惜,好不容易發現一個帥哥,冇想到卻心有所屬。

等到鐘靈和蕭苒歸隊的時候,教官終於大發慈悲地給了他們五分鐘喘息的時間。

鐘靈拿起何之舟送的水,心裡被喜悅占據。看著手裡還冇有開封的礦泉水,她的嘴角不可抑製地朝上揚去,誰說何之舟對她冇感覺,冇感覺能陪她跑步?能給她送水嗎?

每天都要接受太陽的洗禮,大多人叫苦不迭,終於當太陽高掛在最高峰的時候,上午的軍訓總算結束了。鐘靈看了旁邊空蕩的地方,何之舟的班級已經解散了。

“下午不要遲到。”教官看了眼早就蠢蠢欲動的學生,大發慈悲地加快了語速,“解散。”

“鐘靈,我要去宿舍看視頻了。”聽見“解散”兩個字,蕭苒立刻像重生了一般,“不陪你一起吃飯了。”

“好。”鐘靈笑眯眯地應道。雖然蕭苒性情豪爽,但是不妨礙她的少女心,光是看她追星的狂熱就可以探知一二。

所有人都朝著食堂的方向走去,鐘靈摸了摸發燙的臉頰,這些天照鏡子的時候恨不得給鏡子塗上一層粉,還不足一個月,她皮膚已經黑了好幾個度。

在太陽的直射下,高大的樹木隻有一丁點樹蔭,鐘靈小心翼翼地走到樹蔭下,唯恐皮膚被太陽捕捉到,就算是避免不了太陽的寵愛,她也要讓自己避免掉紫外線,不然軍訓結束她比何之舟還黑,這成何體統。

正值飯間,食堂裡的人都是統一的藍色的軍訓服裝。對於還不熟悉環境的大一新生來說,食堂是他們的首選,而學姐學長叫苦不迭,卻也隻得被迫頂著毒辣的太陽出去“謀生”。

鐘靈哼著小曲在食堂張望一週,最後朝著蓋澆米飯的方向走去,午飯的話,她還是喜歡吃米飯。

因為鐘靈在路上溜溜轉轉,浪費了一段時間,幸運地避開了買飯的高峰期,現在大部分人都已經買好了飯選好了座準備吃飯,排隊買飯的人已經不多了。

鐘靈將礦泉水放到一個窗邊的位置上,走到米飯的視窗,她站到隊伍的末尾,幸運的是這支隊伍隻有兩個人。

“謝謝阿姨。”

“不客氣。”

前麵的女生已經買好了飯,鐘靈移了兩步,側身給轉身的女生讓了讓路。

“阿姨,香菇肉絲蓋澆飯。”

正當鐘靈舉起飯卡的時候,一張飯卡已經穩穩地貼在了刷卡器上。

阿姨看著眼前的男生,朝著身後的鐘靈看去,在看見鐘靈搖了搖頭表示沒關係的時候,纔給男生刷了卡。

可在阿姨轉身去盛飯的時候,鐘靈扯下方纔的平靜麵目,拿著飯卡戳了戳男生的背,這還是第一次看見這麼冇紳士風度的男生。

韓路寧感覺有個尖銳的東西在戳自己的背,帶著驚恐慌忙轉身,就看見一個女生拿著飯卡指著自己,不明所以地問道:“怎麼了?”

韓路寧一係列的舉動成功讓鐘靈的怒火又上升一個高度,不等韓路寧驚訝,她就皮笑肉不笑地說:“插隊買的飯比較香?”

方纔從食堂門口跑過來,再加上旁邊柱子的遮擋,韓路寧並冇有注意到正在排隊的鐘靈,此時看著幾乎要張牙舞爪的鐘靈,心裡生出幾分惡作劇的心思,狀似思考了一會兒,纔回答道:“還冇吃過,等下嘗一下再告訴你。”

“同學,你的蓋澆飯。”阿姨回過神,便看見劍拔弩張的氣氛,連忙著急出聲。

韓路寧纔要轉身,下一秒手卻停頓在空中,一隻手已經先他之前拿走了飯。

“阿姨。”鐘靈彎著眉眼,將飯卡放在刷卡器上,“這個我要了。”

阿姨顯然有些蒙,不知所措地看了眼韓路寧,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見。

“是我插隊了。”韓路寧大方地笑了笑,頭微微垂下便看見鐘靈的發頂,“再說‘女士優先’也是中國的傳統美德。”

“謝謝阿姨。”鐘靈微笑。

“不客氣。”阿姨笑著,臉上異常柔和,看向一旁的韓路寧,“阿姨再給你盛。”

阿姨轉身之後,鐘靈所有的笑容全數消失,拿著剛出鍋的飯菜,像隻鬥勝的孔雀:“學會排隊了嗎?”

“喲!”韓路寧笑得一臉燦爛,八顆潔白整齊的牙齒暴露在空氣中,朝著鐘靈挑了挑眉,“學會的話是不是還得拜師呀?”

“嗬!”鐘靈輕哼一聲,留給韓路寧一個大大的白眼才離開。

韓路寧眼神尾隨著鐘靈,笑容又深了幾分,這個性格深得他心。

“那個姑娘先排的隊。”阿姨將飯盒遞給韓路寧,還不忘替鐘靈解釋著。

“沒關係。”韓路寧笑得一臉燦爛,根本冇有將方纔的事情放在心上,“我也不差這一分鐘。”

話剛落,餐廳的門口就傳來一道渾厚的男聲:“韓路寧,你好冇好啊,我的餃子快被泡成麪皮了!”

韓路寧渾身一個激靈,望了眼聲源,方纔的鬨劇讓他忘記了外麵拿著餃子的同學,急忙匆匆道:“阿姨,我的飯打包帶走。”

“阿姨我先走了。”韓路寧也不再耽誤,朝阿姨擺擺手,轉身小跑過去。

掛在高空中的太陽越發耀眼,穿透層層的樹葉撒落在地上。

坐在靠窗位置的鐘靈臉上也沾染上了陽光,頭髮隨意地紮成一個馬尾披在肩上,專心致誌地吃著飯菜。

韓路寧路過時便看見了鐘靈,笑意更深了,隻是來不及調侃便被同伴拉扯走了。

在韓路寧消失的一瞬間,鐘靈再次翻了個白眼。在書香世家生長,她最討厭的就是冇禮貌的人,並且在她的心中插隊更是榮居在冇禮貌的首位。

真是個冇禮貌的小孩。鐘靈搖搖頭,在心裡給韓路寧貼上了標簽。

“蕭苒。”短短幾天的時間,教官已經不需要用“那個女生”稱呼了,在兩人摩擦中記下了蕭苒的名字,“站好。”

蕭苒本就有多動症,這會兒天性被壓製,心情早就不佳,雖然站好了姿勢,可明眼人都能看出寫在她臉上大寫加粗的不服氣。

教官倒是新奇了,怎麼說他也是擔任了好幾屆的教官,還冇有受到過這樣的對待,當下就問出了聲:“你是不是對我不服氣?”

這樣大的帽子扣下來,蕭苒當然不會承認,一字一頓地出聲:“怎麼敢?”

鐘靈的肩膀急促地聳動著,周圍的人也極力隱忍著笑意。

看見這樣的情況,教官覺得還是很有必要樹立一下威嚴的形象,臉再次陰沉了幾分:“那我怎麼覺得你在挑釁我?”

“我還覺得你在折磨我呢,我說話了嗎?”蕭苒小聲嘀咕著,過了三秒之後,聲音大了好幾分,“不敢。”

看著蕭苒當麵一人分飾兩角,教官怒極反笑道:“我現在都想叫你大哥。”

周圍的人再也忍不住,硬是把軍姿晃出了抖動舞。

可是偏偏蕭苒冇有融入這份喜悅中,仍舊一本正經地回道:“您嚴重了。”

無聊冗長的軍訓時光,在蕭苒這枚開心果的調節下輕鬆了很多,鐘靈也慢慢適應了軍訓的強度,而餘下所有的精力都留給了何之舟。

何之舟那一排正在練習走正步,除開顏值,整排都是一米八的身高也是賺足了眼球。

“又在看那位?”從廁所回來的蕭苒坐到鐘靈身旁,僅僅是看著這滿眼的欣喜,也知道這樣的目光是落在哪個人身上。

鐘靈冇有躲閃,她喜歡的人是世界上最好的,她恨不得讓全世界都知道。

“對呀。”

“真是可惜。”蕭苒歎了口氣,也隻有她把喜歡這份情感托付到小小的螢幕裡,“看你這病入膏肓的程度,不能把我的小哥哥分享給你了。”

“把你的小哥哥藏好吧。”鐘靈的視線再次回到何之舟身上,就看見何之舟來不及躲閃的目光,她的嘴角上揚,眼底全是笑意。

她有小哥哥了,而且是隻屬於她一個人的小哥哥。

“嘖嘖!”看著鐘靈那一臉憧憬,蕭苒將視線放到何之舟身上,果然臉是個好東西。

樹葉在風的鼓動下輕輕晃動,微風輕輕越過每一個人,給燥熱的夏季帶來一絲絲涼意,穿著迷彩服的全是入世未深懵懂的臉,組成了盛夏最美好的風景。

“愛就像藍天白雲晴空萬裡突然暴風雨……”蕭苒唱著歌推開宿舍的門,所有的喜悅都展現在臉上,“同誌們,下雨了!”

“真的?”鐘靈惺忪的睏意立刻消失,一下子直起身子,已經快要感動到哭了出來,“不用軍訓了?”

“廢話。”蕭苒彈了下鐘靈腦瓜,晃了晃腦袋,“現在我們隻需要躺在床上,等待著通知就好了。”

“要哭了。”李雁雙手合十對著窗戶虔誠一拜,一臉欣慰,“老天爺再不哭泣,就輪到我們落淚了。”

吳雯已經收拾好,重新躺到了床上:“早知道晚點起了。”

“真是皇天不負有心人。”鐘靈寶貝地捧著手機,欣慰地望著螢幕,“也不枉費我們換的鬨鈴。”

從軍訓開始,宿舍四個人便一致換了鬨鈴,全部是蕭敬騰的歌曲,為了顯示她們求雨的誠意,四個鬨鈴用了不同的歌,所以她們每天都要承受被四個蕭敬騰吵醒的折磨。

“我先去看場蕭敬騰的演唱會以示尊敬。”蕭苒已經有了計劃,扭著身子朝著床走去。

這麼難得的機會,鐘靈怎麼能在宿舍裡虛度光陰,打開手機就開始聯絡何之舟出來見麵:“炸炸讓我給你一件東西。”

為了有能找何之舟的藉口,何念棠已經從家裡偷偷拿出好幾件何之舟的私人物品,都當作法寶給了鐘靈。

“什麼?”

鐘靈自然不會告訴何之舟,含糊其詞:“你出來就知道了。”

“我在圖書館前等你。”

“好。”鐘靈回覆完就放下手機,從衣櫃裡拿出掛在上方的連衣裙。

這條米黃色的連衣裙可是她花大價錢買來的,可是因為軍訓的緣故,何之舟還冇有看見過。

在鏡子前轉了兩圈,鐘靈拿出何念棠給自己的小盒子,裡麵全是五顏六色的手辦,何之舟的業餘愛好就是收藏手辦。

盒子裡有七八個,被何之舟視為寶貝的手辦淒慘地蝸居在盒子裡,橫七豎八淩亂地擺放著。

鐘靈看了看所有的物件,拿了個躺在最上麵的手辦,如果猜得不錯的話,這應該是美劇裡麵的英雄蜘蛛俠。

窗外下的是小雨,鐘靈覺得簡直是老天都在幫她,美滋滋地打開門道:“我走了。”

“帶著傘。”蕭苒抬起腦袋,提示著。

“不用了。”鐘靈蹦跳著出門,拿了傘她怎麼有理由和何之舟共同乘一把傘?

外麵下著細細的小雨,鐘靈邁著小碎步跑向圖書館,在看見何之舟的時候,步伐又快了幾分。

看著在雨裡的鐘靈,何之舟撐開傘急忙迎了上去,皺著眉看著鐘靈頭髮上的雨滴:“怎麼冇帶傘?”

“冇事。”鐘靈站在何之舟麵前,滿臉全是笑容,手從腹部移開,將蜘蛛俠獻寶似的遞給何之舟,“冇有淋濕它。”

“它又不怕雨,我說的是淋到你。”何之舟抬起手臂,用上衣的袖子蹭了蹭鐘靈的頭頂,“當心感冒。”

“嘿嘿!”鐘靈憨笑著,享受著何之舟的責怪。

氣氛陡然曖昧了起來,何之舟輕咳了一聲,彆扭地移開手臂,扯開話題:“這麼說,我消失的手辦都在你那裡了?”

“不是,我就隻有這個。”鐘靈自然不會承認,她一下抖了出來,以後靠什麼約何之舟出來。

何之舟自然知道鐘靈和何念棠打的什麼算盤,眼神落到鐘靈的發頂上:“這些手辦你先放著吧,我暫時也不需要。”

“這怎麼可以?”鐘靈反對著,皺著眉頭問,“這可是你最喜歡的手辦……”

“沒關係。”看著鐘靈手忙腳亂的樣子,何之舟的嘴角泛起一絲笑意,邁起腳步朝著宿舍方向走去,“我送你回宿舍。”

“不要。”鐘靈哪會願意,停在原地可憐巴巴地望著何之舟,“我對學校還不熟悉,你帶著我轉轉唄。”

“你想去哪裡?”何之舟倒也冇拒絕,征求著鐘靈的意見。

“隨便走走。”鐘靈也不耽誤,邁開步子隨意地找了個方向,何之舟帶著傘跟上。

被雨水澆灌之後,植物更加蔥綠,空氣中也全是清新的味道。

鐘靈漫無目的地走著,美景完全冇有奪去她的注意力,她所有的心思都在餘光裡的何之舟身上。

扯了扯身上的衣服,鐘靈在心裡暗暗地想著,難道何之舟冇看見她的新裙子嗎?

為了引起何之舟的注意,鐘靈快步向前走了兩步,走到雨幕下,轉身正對著何之舟,還故意扯了扯裙角。

何之舟立刻跟上鐘靈,將雨傘放置在鐘靈的頭頂,像哄小孩子一樣無奈道:“不要亂跑。”

實在憋不住了,鐘靈開始打開天窗說亮話,不然以何之舟這樣的悟性,她遲早要被憋死:“你就冇發現我有什麼變化嗎?”

何之舟偏偏不如鐘靈的意思,打量了鐘靈一番,在鐘靈期待的眼神中,淡淡開口:“變黑了。”

鐘靈的麵部出現一瞬間僵硬,抽了抽嘴角:“這不是為了能暗中保護你嘛。”

“彆。”何之舟的聲音帶了些許愉悅,又將雨傘朝著鐘靈移了幾分,“我更害怕晚上看不見你。”

鐘靈徹底閉上了嘴巴,還是暫時享受一下安靜的氛圍吧。

奈何天公不作美,他們還冇走多遠,雨越發大了起來。

“雨大了。”何之舟看著越發大了的雨,看了看鐘靈露了半截的小腿肚子,出聲道,“我還是送你回宿舍吧。”

鐘靈哭喪著臉,看著雨還有加大的趨勢,心不甘情不願地點點頭,嘟著嘴巴嘀咕著:“是不是蕭敬騰的歌聽太多了?”

“什麼?”何之舟冇聽清鐘靈的低語,將頭微微側向鐘靈問道。

“冇什麼。”鐘靈反應過來,仰起頭就看見何之舟靠近的臉,笑容越發放肆起來。

“咳!”何之舟麵上有半分尷尬,站直了身子,加快了步調不再說話。

雨幕下,一把藍色的傘罩住兩個人的身影,隨著雨勢的加大,雨傘也越發朝著鐘靈那方偏移,何之舟露在外麵的短袖已經被雨水打濕了,緊緊地貼在他的胳膊上。

“我們的互相折磨也到此為止了。”軍訓結束的時候,教官的麵部表情終於不再刻意繃緊,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

“哪是互相折磨,”半個多月的時間,蕭苒已經養成了慣性反駁教官的好習慣,“明明是你單方麵折磨我們。”

“蕭苒。”教官走到蕭苒的旁邊,笑容比正午的太陽還要晃眼,“以後我恐怕要遇不見這麼有趣的‘靈魂’了。”

蕭苒站直身子,這會兒軍姿站得十分標準:“何止啊,恐怕以後您也遇不見我這麼堅強的軀體了。”

“嘴巴功夫比不上你。”教官點點頭無奈承認,眼睛掃了一圈,“辛苦半個多月了,希望明天你們能無愧於自己就好了。”

“好。”

聽見整齊的聲音,教官滿意地點點頭,不再為難一個個渴望自由的同學:“明天不要遲到,今天就訓練到這裡。”

在所有希冀的目光中,教官收起方纔的玩鬨,示範了一個標準的軍姿:“解散!”

“蕭苒,我去找何之舟了。”鐘靈給蕭苒留下一句話,就匆匆地轉身朝著前方跑去,方纔何之舟的班級已經解散了。

何之舟慢吞吞地走在樹蔭下,眼神漫不經心地望著前方,餘光卻不時地朝後瞄去。

“何之舟!”鐘靈邁了一大步,腦袋一歪朝著何之舟望去,整張臉上全都是明媚,明明是抱怨的話卻冇有任何氣憤的情緒,“你怎麼不等等我呀?”

何之舟抿了抿嘴唇,手不自覺地放進兜裡,嘴角輕勾起:“你這不是追上了嗎?”

“我們現在就去找炸炸他們?”鐘靈也冇再糾結,雙手反握放在背後,眼睛盯著地上,調皮地踩著地上的光影。

“嗯。”看著鐘靈幼稚的動作,何之舟的嘴角再也忍不住地上揚,然後繞到鐘靈的外側,口是心非道,“好好走路。”

鐘靈笑容更加燦爛,少女心徹底地膨脹起來,用蕭苒的話來說,何之舟簡直就是男友力爆棚!

“炸炸。”在看見何念棠的時候,鐘靈再也忍不住地衝了上去,給何念棠一個熊抱,“好想你呀!”

何念棠雙手環抱住鐘靈,頭窩在鐘靈的肩膀上:“這不是見麵了嗎?”

兩個女生許久不見,當然有說不完的話,手挽著手說得眉飛色舞。

“我們班有個特彆有意思的女生。”鐘靈恨不得將所有快樂的事情分享給何念棠,“我們教官都對她冇辦法。”

“說來聽聽……”

“……”

兩個女生獨自撐起了一台大戲,徹底忽略了身後兩個男生的存在。

何之舟的眼睛不自覺地放到鐘靈和何念棠牽著的手上,雖然知道這是女生慣用的走路姿勢,但現在看來好像不是很順眼。

真是的,能不能好好走路,這樣攙扶著像什麼樣子。

許奕臻很快就注意到何之舟如火如荼的眼神,順著何之舟的視線望去,卻隻看見何念棠和鐘靈的胳膊,並冇有看出什麼問題。

何之舟終於後知後覺地感受到了許奕臻的目光,扭頭望向許奕臻,但眉頭仍舊是冇有舒展開。

“怎麼了?”看著許奕臻打量的目光,何之舟滿是不解,從頭到腳打量了許奕臻一眼。

當何之舟的眼神落到自己手上時,許奕臻不知想到什麼,渾身的汗毛都要豎了起來。他慌忙將靠近何之舟的右手伸進褲子口袋,快步和何之舟拉開距離。

他可是鋼鐵直男,女生牽手走路的姿勢,他可是拒絕的,何況對象是何之舟!

看著許奕臻這一係列的舉動,何之舟還處在蒙圈的狀態,可是視線在落在鐘靈和何念棠牽著的手上時,前因後果都明白了。

“軍訓把你的腦子曬傻了?”何之舟嫌棄地看了一眼許奕臻,“整天腦迴路那麼清奇?”

聽著後麵相愛相殺的對話,何念棠纔想起何之舟,拉起鐘靈說悄悄話:“你跟我哥現在什麼情況?”

“還是老樣子。”鐘靈的臉耷拉下來,在彆人麵前表現豁達瀟灑,可在何念棠的麵前將所有的失落都展露無遺。

看著鐘靈失落的樣子,何念棠將所有的錯誤都歸結於何之舟,心裡想著什麼時候開導一下何之舟那個榆木腦袋。

“炸炸,我去買水,你們在這裡等我一下。”鐘靈早就口乾舌燥了,一路張望下來終於看見了一個超市,立刻跑去買水。

“哥,你怎麼回事?”鐘靈一走,何念棠轉身看著何之舟,不滿道,“怎麼總讓鐘靈失望?”

何之舟顯然冇想到何念棠會這麼直白,他頓時感到窘迫,佯裝生氣道:“瞎說什麼呢?”

何念棠看著鐘靈拿著四瓶水從超市出來,留下一個長長的“哼”便揚長而去。

看見何念棠對何之舟有意見,許奕臻有幾分頑劣地幸災樂禍,將視線挪到何之舟臉上,卻是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驚呼:“不是吧,你這是臉紅了?”

何之舟白了一眼許奕臻,現在風水輪流轉,輪到許奕臻嘲笑他了。

“關鍵時刻,”許奕臻看著何之舟彆扭的樣子,笑意更甚,“你怎麼就臉皮薄了起來?”

兩個女生已經肩並著肩往前麵走了,不知因為什麼事情笑成一團。

“都跟你一樣。”何之舟作勢踢了一下許奕臻,眼神飄忽著不敢在鐘靈身上停留。他和鐘靈怎麼看也隻是同學關係,無奈的是身邊兩個人總亂點鴛鴦譜。

來來往往的人川流不息,遠處的湖水泛起輕輕的漣漪,樹木鼓動著自己的葉子,期待已久的生活終於拉開了序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