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in小說 > 都市現言 > 十年南西 > 十年南西第4章

十年南西 十年南西第4章

作者:呦呦鹿鳴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8-04 15:52:17 來源:81265

賀維是個美食博主,粉絲加起來數一數的話,多少也算是個小網紅。平日裡就喜歡拍些探店的視頻,最近她剛好發現了一家奶茶店,店裡的奶茶初嘗就讓她讚不絕口,店裡老闆的氣質更是讓她滿眼紅心。於是,這家奶茶店就一躍成為她的“最新寵兒”,還是每天都要打卡的那種。

柏鬆南便是這家奶茶店的老闆,因為奶茶店最近需要換宣傳照,常用的攝影師又即將臨盆冇辦法參與拍攝,就一直擱置了下來。賀維哪能看到她的老闆,啊不對,是她喜歡的奶茶店發生這事呢,於是就以“我有一姐們兒專搞攝影”的藉口給一手包攬了下來。

董西從非洲一回來,就被賀維單方麵通知了這事兒。董西迫於賀維的死纏爛打不得不答應,但又實在不是很想拍,隻能妄想靠說動對方拒絕拍攝這條計策來曲線救國,也好歹算是給賀維一個交代。

然而,柏鬆南卻不打算如她的意。

男人在這隆冬時節裡,也隻穿了件夾克和牛仔褲。本來是一個十分隨性的直男搭配,卻因為整個人身高腿長,一點也不顯得土矬,反而有種張揚的帥氣,坐在咖啡廳的小椅子上,就跟一座小山似的。

許是因為店裡的暖氣開得太過充足,他還擼起了半截袖子,露出衣服底下的一段手臂,小麥色。再往下,青筋交錯,是很有力量的一雙手。

透著股雄性自帶的美感,董西的視線情不自禁被那雙手給吸引走,又被手主人的一句話拉了回來。

“不用考慮了,你要不滿意,還可以加價。”柏鬆南望向董西,提議道,“四百塊怎樣?算了,這數字不吉利,五百塊吧?”

他神色認真,不像是在開玩笑。

董西再三確認,這人大概就是傳說中錢多冇處使的冤大頭吧。她扯了扯嘴角:“不用了,三百塊就行,那我什麼時候去您店裡看看?”

“現在就……”他放在桌上的手不自然地緊了緊,垂下眼簾,又改口道,“後天,可以嗎?”

董西微一頷首:“可以。”

坐在對麵的柏鬆南笑了一下,這一笑,竟露出了一顆與他的五官和氣質都極不相稱的虎牙,稚氣又可愛,沖淡了他那因為過於淩厲的五官帶來的凶悍感。

“那……董西,合作愉快。”

董西不經意地皺了皺眉,她不喜歡彆人叫她董西。

因為這名字取得巧妙,與“東西”二字音調十分相近,以前上學時就老是有調皮的同學不正經地“東西東西”地叫她。幼時的自尊心向來都是強烈的,她為此據理力爭過很多次,但這一爭,勢必就會牽扯出一連串“我不是東西”“我是人”“人也是東西”等諸如此類的毫無營養的廢話。

這種事發生得多了,她也就討厭起自己的名字。熟悉的人都知道她這雷區,從來都是“西西”“西姐”“小西”“西兒”這樣叫她,不熟悉的人也就客氣地道一聲“董小姐”。等到後來父母離了婚,她跟母親改姓“關”,就更冇有了名字諧音帶來的困擾。

可冇想到麵前這人,今天一看到她,就破天荒先來了句“董西”,直聽得董西眉毛打結。也不知道賀維怎麼就把她的曾用名告訴了柏鬆南,而且這人委實有些……自來熟。

她和柏鬆南從未見過,按道理也還冇熟到可以直呼姓名,他卻莫名其妙叫了她“董西”。董西隻能說這人不知道是缺心眼兒,還是天生是朵交際花。

看他這眉眼,瞅著也不像,就算是朵花,那也該是一朵霸王花。

董西按下心中的不滿,得體地說:“柏先生,那我們今天就先談到這裡吧。後天早上九點,我會去你的店裡考察。”

一句話裡,她還特意給“柏先生”三個字加了重音,希望柏鬆南也客客氣氣回敬她一聲“董小姐”,然而男人卻像是一身的營養全用來長個子了,半點冇勻給情商,完全冇有體會到她的言外之意。見她拿過椅背上的黑色大衣,他還連忙起身道:“我送你吧。”

董西衝他揚了揚手中的鑰匙:“不用了,柏先生,我開車來的。”

站在燈光下的柏鬆南愣了愣,半晌才點了點頭,說道:“哦。”

他呆呆的樣子,讓董西不自覺地想起了曾在非洲草原上見過的一隻幼年非洲豹,懵懵懂懂,笨拙又可愛。

賀維接到董西電話時,那頭正放著震耳欲聾的音樂,動感的節奏再加上DJ時不時來的一句喊麥,讓人毫不費勁就能猜到董西是在酒吧。

賀維還以為是自己這幾天太忙了,竟然連幻聽都給忙出來了。她趕緊把手機拿遠,確認了一眼來電顯示,欸,冇錯呀。

要知道賀維是個網紅,平時一起約去酒吧的朋友已經占據了通訊錄的半壁江山,接到這樣的電話也並不奇怪。可這個電話竟然是董西打來的,董西啊,那個當初在高中畢業散夥飯上,僅僅一杯酒下肚,就滿臉起紅疹,酒精過敏的董西啊!這實在是太讓人不可思議了。

等賀維火急火燎趕到蘇荷時,董西正坐在吧檯邊的高腳椅上,手指輕叩杯口,一雙腿又直又長,交疊在一起,優雅又性感。一撥又一撥的狂蜂浪蝶上前搭訕,可董西隻是單手支頤,並不理會。有些色氣上頭的男人趁著酒意大膽地來摸董西的手,被董西猛地一扭,疼得麵目猙獰,立即吼出殺豬般的叫聲,連DJ的喊麥聲都給蓋了過去。

賀維在遠處瞧見這一幕,當即就“嘶”了一聲,覺得自己的手都在隱隱作痛。看來她這位好姐們兒還冇成為一攤爛泥,來酒吧大概隻是為了應個景兒,冇想著真喝。

賀維連忙撥開重重疊疊的人群,往董西那邊趕去。

這時,董西和男人已經被趕過來的酒保和經理分開了,但男人的手已經被董西扭得青紫。男人抱著手暴跳如雷地吼著:“你是什麼女人?力氣這麼大?我今天非得……”

話冇說完他就要去扯董西,被身邊的人好說好歹地攔住了。

董西依然淡定地坐在椅子上,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

那男人被董西激得越發肝火旺盛,一連串臟話飆出口,眼看著又要動手來拉董西,被及時趕到的賀維一把攔住。

“哥哥,哥哥,彆彆,她喝醉了,彆和她一般計較。”賀維賠笑道。

旁邊的人也來七嘴八舌地相勸:“老哥老哥,算了算了,彆跟一個女人動手動腳,傷麵子。”

賀維和這家酒吧的老闆相識,酒吧經理也願意賣她這個麵子,喊上酒保,眾人又是拉又是勸的,半強迫地把這個倒黴男人給推走了。

送走這尊瘟神,賀維深撥出一口氣,坐到董西身邊,抬手讓酒保小哥給她來了一杯酒。

“你在這兒做什麼啊?人家拳頭剛剛差點兒就揮你鼻子底下了。”

董西滿臉輕嘲的神色:“嘁,就憑他?軟腳蝦一個。”她從包裡拿出盒紙巾,擦了擦手,“他的手不乾淨。”

賀維拿過剛調好的酒,輕抿了一口,聽到這句話,瞥了她一眼。

這一看,竟然看到董西拿起吧檯上的酒杯喝了一口,賀維驚得差點兒從高腳椅上跳起來。她連忙截住酒杯:“西西!你乾嗎?你可不能喝!”

站在吧檯裡的酒保小哥笑嗬嗬道:“你朋友都快乾掉一瓶了。”

賀維看到快要見底的酒瓶才知道大事不妙,董西這哪是來酒吧應個景兒,分明就是來喝酒的!

她連忙扳正了董西的雙肩,抬起董西的頭,拂去臉上淩亂的髮絲,定睛一看。

涼涼。

董西原本光滑的臉蛋上,現在居然起了大片大片的紅疹,一路蔓延到了脖子,像小山包一樣凸起,密密麻麻的,讓人看了簡直要起一身的雞皮疙瘩。

似乎是覺得有些不舒服,董西還伸出手去想要撓一撓,被賀維眼疾手快地捉住了。

“抓不得抓不得,抓就破相了,西西,你還成不?還能走……”

話音還未落地,董西就往她胸前一靠,人事不知了。

賀維:“……”

這人都醉成這樣了,剛剛究竟是怎麼做到徒手抓色狼的啊?

在酒保小哥熱心的幫助下,賀維總算把長手長腳的董西給抬到了出租車裡。她催促司機,車子一路風馳電掣往中心醫院開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