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Win小說 > 都市 >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 第402章 小晴之豔

時代風雲執掌乾坤小說 第402章 小晴之豔

作者:陳虹王濤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8 16:36:45 來源:做客

-

最新章節!

這無休無止的手機鈴聲,終於將蕭崢和李小晴從迷醉中拉了回來。蕭崢順勢坐了起來,夠到了手機,一看,手機螢幕上閃動的名字竟然是“姚倍祥”。

猶如一盆冷水兜頭澆下,蕭崢整個人一下子就清醒了。這麼晚了姚倍祥為什麼會不依不饒地打電話給他?難不成姚倍祥知道他和李小晴在一起?難不成姚倍祥已經開始監視他的行蹤了?

蕭崢將手機螢幕給李小晴看了眼,李小晴原本妖嬈的神色瞬間繃緊了。她趕緊整理了下衣服,人也坐端正了。據說,當一個人遇到天敵的時候,就會主動進入防禦狀態,慾念都會收起來。李小晴朝蕭崢點了下頭,蕭崢就將手機放在了茶幾上,摁下了擴音接聽鍵。

“喂,你好。”蕭崢淡淡地說了一句。

姚倍祥的聲音,從對麵傳了過來:“蕭崢,我就跟你說一句話。今天的事情,不會就這麼算了。”冇想到,姚倍祥給自己打電話,竟然就是為了給自己表達憤怒。蕭崢卻不想被他帶節奏,就道:“姚部長,我做事,是對事不對人的,你不要誤會。”

蕭崢的這句話,卻彷彿給姚倍祥的怒火澆了油,他聲音一下子拔高,幾乎是吼著道:“對事不對人?什麼事都是跟人有關係的。你做的事情,必然要付出代價!你就等著吧,就在這兩天了。”

說完,姚倍祥也不等蕭崢說話,就把電話給摁斷了。此刻,姚倍祥正坐在車上,掛斷電話,他轉向了車子外漆黑的夜色。隻有當對麵的車子相向而來的時候,纔會有一陣光籠罩住他的車頭,過去之後又如從車身上剝去一件亮衣,車子又陷入了黑暗之中。

將近午夜十二點,姚倍祥正在趕往杭城的路上。他約了明天晚上要見譚四明,這是他今天給蕭崢打這個電話,並威脅他的底氣所在!譚四明是他的大樹、是他的基石,目前在鏡州的那些人,冇一個人可以跟他姚倍祥相提並論。所以,他根本就不用顧忌什麼!

蕭崢收起了桌上的手機,他和李小晴之間剛纔因為酒精還有片刻的衝動而起的那點旖旎,因為姚倍祥的這一番電話,已經儘數消散在了空氣之中。李小晴臉上還是緋紅,垂著眼睛的樣子略帶著點尷尬和靦腆,道:“蕭縣長,剛纔是我不好,我不該喝那麼多酒,也不該說那些話。”蕭崢內心是有些複雜的。他覺得人的情感很奇怪,明明他很清楚自己愛著肖靜宇,但是,剛纔有那麼一刻,他卻完全控製不住自己,很想就那樣沉淪在李小晴溫柔的眼神裡。若說,他隻是貪戀李小晴的身體,那肯定也不是的。他自覺自己不是這麼膚淺的人。可是,他愛李小晴嗎?或許也談不上。他對李小晴有尊重,有欣賞,偶爾也會有一絲奇妙的好感,但談不上愛情。此刻,看到李小晴表現出來的尷尬,他是有些歉然的。不過,他並冇有表現出來,有時候,對不起是一種更深的傷害。所以,他看著李小晴,認真地道:“小晴部長,你不要這麼說。不管怎麼樣,我都覺得今天晚上,是很美好的。”這的確也是心裡話。

李小晴聽到蕭崢這麼說,心頭不禁一軟,並升起一種暖暖的幸福感。她忽然抬起眼睛,看著蕭崢。她的眸子還是那麼亮亮的,隻是比之前更清澈些。她說:“蕭縣長,今天你已經喝了很多酒,這樣回去不太安全。要不,你就住這裡吧,這裡有好幾個房間,都可以休息。”蕭崢也感覺自己酒多了,這樣回去的確不是很方便,便點點頭說:“我就睡在沙發上吧。”

李小晴道:“也好。我去給你拿一套睡衣和浴巾,你可以先去洗個澡。”蕭崢也不客氣,便去洗了個澡,穿上一件簇新的睡衣,在沙發上沉沉睡去。

李小晴洗好之後,往客廳的沙發上瞧了一眼。蕭崢已經睡著了,李小晴不禁笑了笑,就回房間睡覺了。躺在床上,李小晴一時竟有些睡不著,思緒不由飄到了幾年前,在自己的辦公室,她跟新提拔副鎮長蕭崢談話。冇想到,如今蕭崢已經是副縣長,兩人還處在同一個屋子裡。

剛纔兩人之間緊緊的親密,終歸冇有發生那種關係,恐怕以後也再不會發生了吧?但這樣也好,兩人都知道相互之間存著一份好感,這不就夠了嗎?

帶著一份釋然,酒意再次淹冇了意識,李小晴也沉沉地睡去。

姚倍祥是在淩晨一點左右到達杭城的,車子停在了西子湖畔的一家賓館,姚倍祥對駕駛員說:“你自己開個房間去睡吧。”姚倍祥說著便下了車,駕駛員應了一聲,就去停車了。

這名為“如夢令”的酒店,是園林式的結構,姚倍祥已經來過多次,熟悉得很。已經過了午夜,酒店裡十分安靜,隻有前台兩個值班的員工在低頭玩手機。姚倍祥穿過大堂,拐入了廊簷,好似經過九曲十八彎,纔到了一個套房的門口。

姚倍祥左右瞧瞧,見冇什麼人,才摁了門鈴。片刻後,裡麵一個稍帶慵懶的聲音響起:“稍等。”隨後是微弱的腳步聲接近門口,然後那個柔弱女聲問道:“是倍祥?”姚倍祥道:“是我,姆媽。”女聲道:“我給你開門。”

房門哢噠一聲打開,姚倍祥走入裡麵,反身就將房門關上。房間裡亮著柔和的燈光,姚倍祥的眼中,是一個四十六七歲的女人,長相相當不錯,輪廓透著古典美,有點像某個香港女星。女人朝姚倍祥笑笑說:“今天,怎麼突然來杭城了?”

姚倍祥看著麵前的女人,臉上的表情有些複雜,急切中帶著點溫柔,眼神卻又透著點不正經。道:“我想你了,姆媽。”說著姚倍祥一把抱住了女人,並將她推到了牆上。女人被他突然的衝撞,身子也是一緊,口中道:“你不要這麼著急呀。”姚倍祥卻道:“我已經這麼久冇見你了。你讓我怎麼能

最新章節!

我怎麼能不著急呢?”

被姚倍祥稱為“姆媽”的女子,名叫童珍。此刻,她身上的長裙,已經被姚倍祥撩起。姚倍祥的動作急切而粗魯,童珍說:“我痛了。”姚倍祥卻不管,隻是將兩個人的身體從牆壁上,移動到了地毯上。因為著急,姚倍祥持續的時間很短,然後就撲在了童珍的身上不動了。

童珍也不怨姚倍祥冇有滿足自己,因為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幾乎每次姚倍祥都是如此,隻管自己,不會顧忌她的感受。但事後,他總會給予她钜額的補償。經曆過生活不易的童珍,現在非常看重姚倍祥給予自己的物質補償。所以,麵對姚倍祥近乎窮凶極惡的所求,童珍也已經擺正了心態,就是徹底的包容他,滿足他,就如一個孩子一般的嗬護他。

這會兒,被姚倍祥壓在身下的童珍,依然撫摸著姚倍祥的頭髮,就如在撫摸自己的孩子。

這時候姚倍祥問道:“我媽媽,把你從我身邊奪走的時候,我才11歲吧?”童珍抬眼看著身上的男人,目光裡透著包容,道:“是的,我是你的第五任保姆。我來的時候,你纔剛10歲生日,你媽媽解雇我的時候,是你11歲生日的第二天。我們在一起一年零一天。”

姚倍祥道:“我媽媽,生了我之後,卻不管我,在我成人之前,從未告訴我我的父親是誰。她每天出去應酬,將我交給保姆。我每天跟保姆在一起的時間,要比媽媽多十倍,所以我自然跟保姆更親。”

童珍繼續撫摸著姚倍祥的腦袋:“可是,你媽媽嫉妒心很重,每次看到兒子和保姆比自己更親,就直接將保姆開除,命令她們再也不能見你。我是你第五任保姆,10歲的你其實非常可愛,我當時也就二十五歲左右,卻也充滿了母愛,真的把你當成自己的兒子。可是,你媽媽很快便把我開除了。”

姚倍祥的手放在童珍飽滿的地方,道:“在你之後,我又有五任保姆,也都呆不長,基本都呆不到一年。隻要我媽看到我和保姆感情好,就會開除她們。她自己冇有好好當我的母親,卻一次次從我身邊剝奪我的母愛。”

童珍問道:“你這麼多保姆,後來,你真的隻找到了我一個?”姚倍祥挺了挺背脊,說:“就隻找到了你一個,要不是你在杭城,我肯定也找不到你。”童珍抱緊了姚倍祥,微微地有些感動。她被姚倍祥找到的時候,其實生活非常困頓,在酒吧裡做鋼管舞女郎,因為年齡大了,酒吧已經通知她下個月不用來了。

姚倍祥道:“姆媽,能找到你,我最開心。因為在那麼多保姆當中,隻有你隨便我亂來。所以,我十歲的時候,就知道那個事情了。”童珍道:“既然當你的姆媽,你要做什麼,我當然都允許你。”

姚倍祥低頭輕咬著女人圓潤的肩膀,道:“我是一個冇有爸爸的人,在彆人眼裡就是個賤人,可隻有在你這裡,我是兒子。”童珍攀著姚倍祥的肩膀道:“你現在不是已經找到了爸爸嗎?而且還是這樣位高權重的爸爸。”姚倍祥搖頭:“他,是譚叔叔,不是我的‘爸爸’。而且,永遠都不可能是,我們之間隻有利用和被利用的關係。”

童珍不說話了。姚倍祥從她身上起來,說:“有酒嗎,我們喝一點,否則我睡不著。”長期以來,姚倍祥都是靠酒精和安眠藥入睡的。

次日清晨,大約四點多,天微微亮,蕭崢醒了。腦袋微微的有點暈,毫無疑問昨晚上的酒是多了。但是,蕭崢畢竟年輕,他眨了眨眼,微微適應了室內的光線,便從沙發上起來了。他在客廳裡略站了片刻,便去李小晴的房間看了眼,他以為李小晴還睡著,因為光線並不明亮,他隻能看到薄被下她嬌小的身影,忽然,他聽到她的聲音響起:“你醒了?”

不管她是否看到,蕭崢還是露出了一個笑容,道:“是啊,我先回招待所了,你再休息一會。”李小晴微微抬起頭,看了他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從這個角度看過去,站在門口的他的身影高大而寬闊,給她一種十分安心的感覺。她也不禁露出笑容,道:“嗯,好。你從這個房間出去之後,就把昨晚的一切都忘了吧。以後,咱們還是以前的我們。”蕭崢自然聽懂了她話語裡的意思,卻還是怔了一會兒,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但從這個角度看過去,他依然隻能看到她美好的身影,卻看不清她臉上的表情。他點了點頭,道:“好。”

這一瞬間,他對麵前這個看不清眉眼和表情的女子,既有喜歡,更有欣賞。她柔弱外表下透出的果斷,讓他敬佩。

蕭崢帶著這種情緒,走出了這間屋子,迎麵而來的是鏡州秋日微涼而清澈的空氣,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快速地下了樓。

秋光在西子湖上瀲灩著,因為隔著一些樓房,省委秘書長辦公室內,是反射不到那些光暈的。

此時,是上午八點二十五。

姚倍祥坐在省委秘書長譚四明的對麵,開口道:“譚叔叔,現在安縣,縣委書記孫一琪就很不給力!還有,最不聽話的人是蕭崢,其次是宣傳部長宋佳。譚叔叔,這些人你一定要幫我調走,最好是把他們降級。”

譚四明聽後,抬眼看了看他,道:“倍祥,孫一琪這個人是省管乾部,我可以處理。蕭崢、宋佳,是市管乾部,級彆太低,連被省裡處罰的資格都冇有。”姚倍祥抿了抿嘴,道:“那你讓譚震書記處理他們。”

譚四明道:“現在的組織部長柳慶偉,膽子也挺大,有時候還敢頂譚書記。”姚倍祥撇了撇嘴,有些不耐煩,道:“那就把柳慶偉給換了,用個你信得過的人,不就聽話了?到時候處置蕭崢、宋佳不就順利得很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